首頁 > 百老匯經典音樂劇《獅子王》將于2020年登陸中國

百老匯經典音樂劇《獅子王》將于2020年登陸中國

2019-12-03 15:03:08 關鍵詞:百老匯《獅子王》 來自:中票在線

  原版音樂劇引進至中國內地,2020年武漢、北京開兩地駐演,超百人演出團隊,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道具、服裝、制作總監和主演,首次揭秘后臺 百老匯《獅子王》 235套面具和偶演“活”25種動物

  由迪士尼戲劇集團監制,澳洲麥可爾集團,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及七幕人生音樂劇共同呈現的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宣布將于2020年開啟武漢、北京兩地駐場演出。從2020年2月19日武漢琴臺大劇院首演開始,《獅子王》將在兩地演出200場,演出時間持續超半年,其中北京保利劇院將于2020年5月6日開啟北京首演,為期三個月,這是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本次國際巡演中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一站。

  于1997年首演的音樂劇《獅子王》演出22年間已有25個國際制作版本,被翻譯成8種語言,吸引了全球超1億觀眾觀看,票房收入已超90億美元,在中國巡演預售票一小時賣出1萬張。2017年,迪士尼推出《獅子王》音樂劇百老匯20周年國際巡演版,并于2018年3月在馬尼拉首演,本次巡演的制作人麥可爾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目前《獅子王》在全球有9個制作版本同時上演,此次武漢、北京的駐場演出將是同步于百老匯、倫敦西區等地的演出版本。

  音樂劇《獅子王》故事改編自觀眾熟悉的同名動畫電影,舞臺版《獅子王》最大的魅力在于如何運用超過200套面具和偶呈現出非洲大草原25種動物。但比起動畫電影有后期制作,音樂劇如何即時展現這些大自然萬物的同時讓觀眾不出戲,完全相信自己在與一頭獅子、一只山魈甚至一只鳥對話,不是一件易事,新京報記者前往泰國曼谷演出后臺探班,并專訪駐團導演奧馬爾·羅德里格斯、面具及木偶部門總監蒂姆·盧卡斯、服裝部門總監蘇茲·霍格、發型及化妝部門總監希瑟·杰伊·羅斯及主演辛巴、刀疤、木法沙、娜娜、沙祖、拉菲奇的扮演者進行音樂劇《獅子王》制作揭秘。

  理念

  觀眾能清晰看到演員操控偶

  走進《獅子王》后臺,大小道具及服裝擺滿了劇院副臺區的上下三層。晚上演出開始,當第一幕熟悉的《生生不息》主題曲響起,坐在觀眾席的觀眾熱淚盈眶,因為眼前的景象是,曾經在動畫電影里才能看到的非洲大草原動物從劇院的各個角落涌出來,在演員的表演下,舞臺上漫步的是優雅傲慢的豹子,頭頂盤旋著聲聲鳴叫的飛鳥,當你驚訝于兩頭與真實動物等高的大象從你身邊經過時,不遠處又有4只5.48米高的長頸鹿慢悠悠地踱步而來……臺前幕后的這一切,都由134人和235套偶、道具構建而成,而這套如精致儀器一般嚴絲合縫運轉的體系已走過22年。

  曾獲托尼獎的女導演茱莉·泰莫是這部戲能持續高效運轉,且22年來復制常新的功臣,身為導演的她還兼任了服裝設計和面具聯合設計師,而服化道,是一個大眾熟知故事舞臺化呈現里最大的看點。劇組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一組關于戲中“動物”的數據:25種動物里出現了52只羚羊、32只鬣狗,母獅子14頭,瞪羚羊15只,飛鳥12只,以及3只斑馬、2頭大象、4只長頸鹿。再往細了說,舞臺上最大的動物是大象,長3.96米,寬2.74米,最小的動物則是大反派刀疤拐杖上的一只小老鼠,僅12.7厘米,最“密集”的動物則是蟻冢女士衣服上的螞蟻,一共有100只……這些動物中,大型動物的表演都靠演員在簡單的機械機關及隨身電機裝置的面具之下呈現。22年前,導演茱莉及面具木偶設計師麥可·科利考據了大量非洲原始部落的圖騰、動物生活習性等資料,組織工匠們制作出第一版偶和面具,當年花了17000小時。

  在設計這些偶和面具時,泰莫的創作理念是想在舞臺上呈現“二元性”效果,那就是讓觀眾能清楚地看到臺上的演員如何表演一只動物。比如表演沙祖鳥的演員,在說臺詞的同時手也通過操作偶類機關讓鳥偶的口一張一合,同時配合細致的模仿鳥類的動作,雖然在觀劇之初你能清楚看到鳥是由人扮演,但由于演員訓練嫻熟,劇情進入到后半段時,觀眾會漸漸忘掉操控偶鳥背后的人,這時演員和動物融為了一體,駐團導演奧馬爾·羅德里格斯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這種舞臺表現方式也是音樂劇《獅子王》最大的魅力點:“這種敞開式的表演和不包裹的道具設計,是泰莫想讓觀眾有4D看戲的感覺。觀眾坐在臺下時不僅是在看戲,還需要散發想象力,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有參與感,所以不少觀眾都說《獅子王》讓人有沉浸感。”

  設計

  形狀中看出性格,細節中靠近自然

  偶、道具和服裝的設計是音樂劇《獅子王》“獨一份”的特色,面具及木偶部門總監蒂姆·盧卡斯與服裝部門總監蘇茲·霍格不約而同地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獅子王》在用的設計方案都是22年前的初版,由于當初設計細節考究,所以這些年來除了因科技技術的發展而做了材質的升級外,其他的設計均未過時,沿用至今。“服化道”設計的大理念是追求“能從形狀中看出角色性格,細節中還原大自然的真實”,新京報記者挑選了幾位主演的服裝和道具做深度的設計揭秘,有趣的是,雖然在臺下看辛巴、木法沙、刀疤等這類主演的面具和道具非常的沉重和復雜,但其實它們柔軟和輕便,方便演員整場保留體力的使用,且面具上使用的羽毛都來自于動物身上真實的毛發。

  面具及偶類

  木法沙

  劇組一共展示了四個主演的面具——辛巴的爸爸木法沙、媽媽沙拉碧、女友娜娜,及大反派刀疤。這四個面具的制作材料是一種新型塑料,所以佩戴起來十分輕便。四個面具在設計上有明顯的差別,其中木法沙面具的頭部形狀最為圓潤,盧卡斯解釋“因為木法沙在故事中代表著正義和領導力,他是正面形象的代表,所以他的臉型設計會偏圓形,顯示威嚴。同時也是為了呼應那首歌《circle of life》。”

  刀疤

  大反派刀疤由于人物性格狡詐,所以刀疤面具的臉型類似“蛇”,同時左右臉不對稱,呼應壞人不完美的人格。特別的是,刀疤的面具里裝有電機,這使得面具也成為一個偶,演員在臺上可以隨著劇情實時操控電機,表現反派人物陰險的扭頭、兇悍的示威等動作。

  母獅子

  作為母獅子角色中的代表沙拉碧和娜娜,在設計中臉部線條顯得溫柔許多,盧卡斯說這代表“女性溫柔的力量”。而娜娜的面具眼神比沙拉碧的更“目光如炬”,沙拉碧眼神則更顯慈愛和平靜,這是兩個女性角色年齡上的不同。

  沙祖

  沙祖演員手上的偶鳥是在整場演出中出場時間最長,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只偶,它的頭部被放大,為方便觀眾清晰看到沙祖鳥的每次眨眼和嘴巴的開合。沙祖的偶鳥能動的關節非常多,除眼睛、嘴巴外,頭部、身體、腳部及翅膀處都能靈活轉動,表演時,演員左手放在偶鳥身后控制翅膀的扇動,而右手處有一副連接桿,扣動連接桿的把手,演員就能實時控制鳥脖子的轉動、嘴巴開合及眨眼等。

  盧卡斯介紹,在一場國際巡演中,偶和面具組工作人員共三人,但工作量卻非常巨大,他們每天需消耗幾小時在235套偶和道具面具的維護上——填補在演出中顏色的耗損,維修壞的機關、電機裝置,檢查偶所有的關節是否能靈活使用等。

  服裝類

  拉菲奇

  山魈拉菲奇是《獅子王》整個故事的講述者,在音樂劇中她貫穿全場。在故事中,拉菲奇是一個智者的設定,她就是那個把辛巴舉起來,一路引導辛巴成長的角色,所以在拉菲奇的服裝設計中,除了保留原靈長類動物長手長腳和有一個圓屁股的體型外,她的衣服上還設置了很多“小配件”,這些小配件基本找不到原型,設計古怪,代表的是拉菲奇常年游歷四方的收藏品。

  刀疤

  刀疤的服裝是最重、穿戴最復雜的一套,總重20公斤,由于要把面具的電機隱藏在服裝內,所以衣服穿戴全程需耗時15分鐘。設計上,由于刀疤體型并不像木法沙強壯,外強中干,所以服裝整體呈高瘦體型。刀疤全身纏繞著如骨骼妝的枝杈,除凸顯人物外表強悍其實內里空虛的特征外,視覺也接近大草原中的植物。

  娜娜(幼年、成年)

  娜娜的服裝分兩個年齡段,是制作工序最復雜的一套。腰身至胸處纏繞著串聯的珠子,胸襟處是兩排對稱的白色貝殼,都是手工制作串聯。大、小娜娜衣服的區別在貝殼的大小,但數量保持一致。此外,娜娜珠串的顏色分層,靠近胸口處使用淺色近白的珠子,這個設計源于真實獅子肚子上的白毛。

  《獅子王》所有服裝制作的布料都是通過打印非洲圖騰印刷而成。一場演出服裝組共25人,分換裝組、維護組和清潔組,其中換裝組14人,他們最快的換裝會在10秒內完成,這25人一周花在衣服上的工作時間為30個小時。

  表演

  讓動物“活”起來先從演花草練起

  盡管服化道精細,但如果沒有演員的嫻熟表演,觀眾仍免不了“跳戲”。為追求讓觀眾即便看到演員在操控偶,也能相信他們就是那只記憶中的動物,《獅子王》的演員甚至群演都需要戴上面具和道具練習兩個月以上。

  由于《獅子王》故事發生在非洲,所以劇組在南非長期設置演員海選組,飾演木法沙的演員穆特胡爾可滋西·埃凱姆·坎亞伊樂就是從南非演員庫里挑選而來。這些來自南非的演員對導演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為接近非洲大草原的生存狀態,臺詞中有許多需要用非洲本地土著語來敘述,比如飾演拉菲奇的演員納塔西婭帕·博欽,出生于南非的她在上場時會固定說一段土著語言做開場白,而這段土著臺詞其實每場都不一樣,博欽告訴新京報記者,她有時會分好幾場來講完她自己才聽過的一個盜賊的故事。像這樣具有特色的演員代表著《獅子王》劇組選角的標準——他們身上不約而同地會自帶角色特質,或接近故事背景,比如飾演刀疤的演員安東尼·勞倫斯,有著刀疤高瘦的體型和凌厲的外觀,而飾演沙祖的安德烈·朱森,則體型相對矮小,方便隱藏在偶鳥之后,木法沙和辛巴則統一身材健碩肌肉明顯。

  肢體語言是《獅子王》表演訓練中的重點,由于表演的都是動物,所以最基本的動物習性、常做的動作是演員接到角色時需要做的基本功課。飾演辛巴的演員喬登·肖告訴新京報記者,他覺得自己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此前演過音樂劇《貓》,他很熟悉貓科動物的肢體動作,所以在日常練習時他經常會呈現踮腳走路和舔爪的動作。但如何在面具和偶的束縛下做好肢體表達,是表演中的難點,如刀疤甩尾巴,成為他的標志性動作之一,但這條由粗繩制作的尾巴非常沉重,如何甩出漂亮的動線,以及甩動時不殃及對戲的演員,是勞倫斯每天重復練習的難點。同時為做到表演中“人和動物合一”,賦予這些動物角色以人格是演員們基本功訓練完成后的第二輪功課,飾演沙祖的朱森介紹,由于他全場都通過偶來表達,所以他會設計自己獨有的關于沙祖偶鳥的動作,比如小聲說話時,朱森會用翅膀捂住鳥嘴,將表演擬人化……這些表演訓練都在高密度排練中完成,日常訓練時間超8小時,大多數主角都是從群演角色的“一株草”“一朵花”開始練起。

  能讓亞洲觀眾感到驚喜的是,在音樂劇《獅子王》的表演中你還能看到亞洲其他門類的表演藝術,如中國的皮影戲,還有日本文樂木偶戲。

经网新时时杀号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 福彩5分3d是什么 十一选五怎么玩赢钱 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今天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20选5 秒速牛牛计划走势图 000024股票行情 北京5分pk拾彩票走势 理财平台排名鸿坤金服 今晚3d试机号金码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广东36选7最新开 老快3开奖结果专家江苏 河北好运3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